这里阿银

【沙李】例外

大部分人都说,沙瑞金是个脾气不错的人。
就比如说吧,秘书做错了事儿,只要不是事关重大或是犯了原则性的错误,一般来说写个检讨就好了,没大事。
所以身边的人可不是很怕沙瑞金
“小金子”、“金子哥”、“小沙”一类词儿全都出来了,沙瑞金从来没有意见
用他的话来说,跟各色各样的人打成一片是个本事。
也有个例外

在大多数人眼里,李达康是个很暴戾的人。
一说到李达康,提到的没几个好词
李达康才不在乎呢,用他的话来说,做自己就好,管别人的看法干嘛
但是有个例外

沙瑞金这些年跟无数人打过交道,名声非常好,下能包涵上不得罪,既有原则又圆滑处事,在李达康之前,从未有过失败。
李达康这个人,脾气又臭又硬,那一丁点的温柔也在大大小小的会议、建设规划中磨没了,他很少主动支持除了沙瑞金之外的人的提议,从上到下的文件他没一个放心,非要亲自过目。
算了,不说这些废话。

沙瑞金不常喝酒,酒精对健身效果会有影响,但是当2015年他空降汉东的时候,从下面走访回来还是请干部们喝了两口。
那天他潇洒而不失沉稳的举起酒杯,非常非常有亲和力的向各位敬酒,“首先,我敬京州市委书记一杯,作为省城的一把手,京州市委书记辛苦了”
鸦雀无声
有人拽了拽沙瑞金,告诉他市委书记去下面各县视察了
沙瑞金面子有些挂不住,酒杯依然举着,“那么请副书记代为……”
刚刚拽他的人又拽了一下,告诉他副书记家里出事刚刚飞去临省
沙瑞金用充满了对党热爱的词在心里骂了一句。他真想告诉所有人自己可不是什么好脾气。
算了算了,开个玩笑。沙瑞金冷静了一下
那个拽他的人这次都没拽他
“沙书记,市长一个都没来,各区、县的干部也都……”
沙瑞金真想倒杯水喝,但手里还掐着酒杯呢“那你是谁?”
“我是光明区的区长,孙连城”。

李达康的一大爱好就是视察,每次看到京州各区县在他的领导下蒸蒸日上,他心里油然而生一种自豪感。
京州区县的干部也都习惯了,毕竟他们清清楚楚的记得,当时平阴区把绿化搞得一团糟,听说李达康要来急急忙忙铺了假草皮糊弄事,没想到被视力超级好的李达康一眼看穿。后果自然而然

其实他并不是对沙瑞金的友好不领情,只是没办法嘛,毕竟只有人民才是他李达康心里的宝贝,谁说话在他这都不管用
虽说推开饭局是李达康的习惯,但是毕竟是省委书记,李达康心里还是有那么些许的不安。毕竟他清楚得很,这种热闹只有孙连城上去凑乎,一不小心这没脑子的家伙还会说一堆不该说的
算了吧,李达康,这些算什么,管他呢。李达康心想

没想到,沙瑞金找上门来了

那天晚上,李达康舒舒服服的吃过晚饭,连烟都没拿出来就听见有人敲门。他以为是欧阳菁偶然光顾,没好气的去开门,结果发现门口赫然站着沙瑞金,心说坏了。又想省委书记大概不会计较喝酒的事,放松了不少
“怎么样”?沙瑞金笑得很得体“达康同志,不欢迎我来?”
李达康赶紧把沙瑞金迎进屋。麻利的点上烟,一口没吸就被沙瑞金抢了过去“达康同志,抽烟对身体不好,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啊”。
李达康一惊,看沙瑞金熟练的把烟夹在手指中间,身子往前趴了趴,弹掉多的烟灰。李达康笑了笑,满口答应。
沙瑞金吃惊的看着李达康的脸,他不知道李达康会笑。而再往下看去,松开的领带,雪白的衬衣,随意往上挽起的袖口,露出的那一截手臂。沙瑞金不觉有点入神,他说了什么,李达康又说了些什么,他全然不知道。
离开的时候天已经黑了。他生怕田国富看见,又故作光明正大的想,怕什么,他是去交流工作。
沙瑞金失眠了一晚上。

“老沙”。
沙瑞金转过头去,看见田国富叫他。
“昨晚没睡好?”
田国富瞟着他
“啊……放心吧田书记,昨晚想干部队伍素质教育的事有点累……”
“嗯”。田国富答应着“虽说只是例外,沙书记,工作也要注意身体啊”
沙瑞金笑笑
是啊,例外,你李达康在我沙瑞金这里就是个例外。而我居然能看到你李达康笑,我是不是也算是你的一个例外呢……

【高李】从最初到最终

把枪架到窗上的时候,屋里就只剩下他祁同伟一个人了,他宁愿自己做个了断,也不愿意坐在法庭上被审判,在监狱里度过余生。

将死之人总喜欢回忆过去。祁同伟慢慢的想着,忍不住冷笑:你祁同伟,又算是什么呢?

在省委常委会之后,他跟着高育良,已经是晚上了,天却不太黑,高育良是他老师,在会上拼命维护了他。但却还是没有说得过李达康。祁同伟苦笑,嘴上说着对不起和谢谢,心里却很明白为什么高育良没有和李达康据理力争。

何况,高育良根本不占理。

那天吴老师不在家,祁同伟又跑去高育良家,跟他说起了沙李配的事,高育良难得发火了。他只得闭嘴。后来他明白了,“沙李配”,是高育良心中的一个痛处,空降的沙瑞金抢下了高育良的省委书记,沙李配这个词,还抢走了高育良的自尊和最喜欢的人。

想通了之后,祁同伟忍不住骂自己:祁同伟,你是不是傻了?

想通了这个,他就全都明白了

其实早就明白了

当初是赵瑞龙提出的主意,他要祁同伟帮忙挑人。祁同伟只是说,要找一个坚强,意志坚定,有点倔强,很温柔的。

他想说,就像李达康

高育良果然迷上了高小凤,那个像李达康一样的人。他们在一起了,有了家,有了孩子。但是只有祁同伟明白,高育良心里从来都没有放下过那个人
他这个人,一意孤行。

直升机的声音越来越大了,祁同伟回过神来,警惕地看着天上那架飞机。

他知道,他再也无法离开这个地方了。

从这里开始,再到这里结束,很圆满了。

那个老人说得对,官要做多大才算是大啊!最重要的是,他找到了自己爱的人,起码这辈子就不算虚度了。他希望高小琴能赶紧走,她活着,他们的孩子活着,他祁同伟才活着。

只有祁同伟知道,高育良多多少少是恨赵瑞龙的

原吕州市长李达康的离开,乃是拜赵瑞龙所赐,虽然那时祁同伟还在小山沟里,并没有亲眼见到。但他仿佛能够想到,当时那个英俊的年轻人,背着简单的行李,倔强而坚定的离开的样子,也仿佛能够清晰的看到,高育良心中的恨与无奈。
这么多年过去了……

那天他把一切都告诉了高育良,高育良没有发很大的火,祁同伟,作为一个徒弟来说很忠诚了,就像他说的那样:
“如果他要打我的左脸的话,我会把我的右脸也给他”

他们现在是一根绳上的蚂蚱,不管怎么说,该经历的,他们都经历了。

临走的时候,祁同伟停住了,缓缓回过身去,望了望那个他人生中最重要的老师,以及窗外阳春三月的景色

“马上就要四月了,咱们的时间也不多了……”

“……”高育良没听见似的

“多么美好的四月啊……去找他,做个了结吧……高老师”

只有高育良明白祁同伟的意思

……

侯亮平用了扩音器,他说什么,祁同伟完全听不清,也不想去听,都到这个份上了,没有什么好说的

虽然他舍不得,但是他没办法!!!

在这个世界上,没有人能够审判他

举起枪的那一刹那,人生、过往、青春、荣誉、尊严、世俗、爱情,在脑海中一闪而过……

他又看到了一个帅气的小伙子,身上带着三处未痊愈的枪伤,穿着警服,接过上级手里的奖状,敬了一个标准的礼

因为脑海中飞驰而过的声音,祁同伟,你的一切,因过去就已丧失。

这一辈子啊……

枪响了


高育良没有反抗

四月,高育良坐上了中纪委的车,顺着那条他走过无数次的林荫道,离开了

从此再也没有回过京州


(与前文'京州干部的日常'一文无关)

(有摘录自《四重音——丧失》一章,消失宾妮著:“因为脑海里飞驰而过的声音,仿佛是她曾经所拥有的名字。Lost。鲁斯特。你的一切,因过去就已丧失”)

【如有侵权请告知删除】



【all李】京州干部的日常(3)秘书/沙瑞金

大概是个很无语的梗吧,面对沙瑞金和李达康的关系,天知道二位秘书会有啥反应。


嗯哼?也许算个小甜饼?甜味稍淡欢脱色彩较浓的那种


这里是一个萌新写手,写的不好别喷,靴靴啦(´▽`)


人物属于周梅森老师,脑洞属于阿银/ /

这里是人见人爱的银桑,记得眼熟(///▽///) 不懂政治,写时会慎重,略懂法律

这东西是分割线------------- ------哎喂



秘书视角看沙李

小金把手机往旁边桌子上一放,活动了一下酸痛的脖子。

二位领导开会真够慢的,分针都转了无数轮了,不知哪位还在会议室里滔滔不绝。小金很好奇,开会的时候不会睡着吗?

管他呢,反正本小金要歇会,伴书记如伴猛虎啊

他刚合上眼,就有一人推门进来,手上抱着一个崭新的篮球

“小金,来打篮球吧。沙书记今晚开会,没人跟我打了”

抬眼一看,是省委书记沙瑞金的秘书。小金像没有听到他说话一样,蹭就站起来“白处长,还有吃的吗?泡面火腿肠红茶酸奶啥的,都拿来都拿来,唉呀,饿死了”

白秘书叹了口气,从兜里掏出一根火腿肠“就这点了”。

“啊?酸奶也没了?二位书记还喝那个”。

“红茶没有了,所以给他们拿的那个。”白秘书看着小金无精打采的样子,“你这孩子,就这样,以后怎么接李书记的班啊……”

小金抬了抬右边的眉毛:“开玩笑呢,你还是先想想你自己,你老板可不像李书记,哎哟”。一边说,一边苦起脸,李达康那边的确不好混啊。想起李达康风风火火一边拿着电话听汇报一边签字的样子,简直无法可想了。

“还别说,你老板把酸奶滴身上了,沙书记给擦呢。”

“怎么是我老板呢?毕竟你老板是那种可以三根手指捏爆酸奶盒的人。”

“行行行,这根我准备自己留着垫的火腿肠归你了,走,陪我打篮球去。唉呀,年轻人要多锻炼嘛……沙书记天天这样说……”



“白处,你说咱们也打这么长时间了,刚刚看到好多领导都出来了,俩书记干嘛呢?”小金累得厉害,趴会议室门口就不想起来。

说起打篮球,小金是不如白秘书的。白秘书是谁啊,是省委书记的大秘,天天和书记一块打篮球,还不都是练出来的。再说沙瑞金,那一身的肌肉,啧啧。

“说不定你老板睡着了呢……”白秘书声音轻得像蚊子,万一让二位书记听见了可就大事不好

看一眼?俩秘书交换了个眼神,刚想推门,门就开了,开得特别猛,差点把小金的鼻子砸下来。小金刚想说“绝对是你老板”。就看见李达康的脸。

“李书记……”

“白处长,沙书记睡着了。”李达康用眼睛一瞟,二位秘书顺着李达康的眼神看过去,沙瑞金趴桌上睡得正嗨

白秘书心里大喊不好,沙瑞金最近经常熬夜,今天各种开会肯定撑不住了。谁忍心叫醒他。年纪大了。

小金则看得清清楚楚,李达康脖颈上有个草莓,估计是……


第二天

金秘书接起沙瑞金的电话,冷汗都要流下来

“小金啊,昨天晚上开完会我怎么了?我和达康干什么了?我问小白,他也不好好跟我说”。

“啊,沙书记。”小金暗自乐呵:“没干什么,可能就是您休息不好精神状态不太好,和李书记的动作亲密了一些……”

“啊?”

“不过沙书记,应该没有大事,李书记说过几天要给您汇报京州干部的纪律问题,他最近脖子有点疼……”

挂了电话,小金乐呵了半天。沙书记,过几天和李书记谈话的时候,记得关好办公室的门啊

(沙书记一定会给达康揉揉脖子的

关于(京州干部的日常)一文说明

对不起占个tag(///▽///)不愿意看的自愿忽略可好

(2)发了不下5遍,第一次是因为有敏感词,(shàng fǎng)根本发不出去,挨个检查、试发了无数遍终于出去了

第二次是换行问题,总是感觉行距过大(现在也很大

第三次是lofter抽了,死都出不去

第四次是忘了添加标签(傻了傻了

第五次是标签发错(傻了

总之太对不起各位了,(2)的行距很大,也不敢改了,总是有种凑字数的嫌疑?不敢改啊……

对不起这个被我占的tag

没有文风,只希望各位多多支持,谢谢辣

【all李】京州干部的日常(2)张树立/孙连城

大概是个很无语的梗吧,面对京州各个干部和李达康的关系,天知道其他干部会有啥反应。


嗯哼?也许算个小甜饼?甜味稍淡欢脱色彩较浓的那种


这里是一个萌新写手,写的不好别喷,靴靴啦(´▽`)


人物属于周梅森老师,脑洞属于阿银/ /

这里是人见人爱的银桑,记得眼熟(///▽///) 不懂政治,写时会慎重,略懂法律

这东西是分割线------------- ------哎喂



纪委书记张树立视角看孙李


张树立苦着脸坐在办公室里,丁义珍跑了,估计咱市委书记要拿他张树立开刀


想到这,张树立打了个寒战,李达康,嗬,那可是正当年啊,对付他这么一个老头简直绰绰有余。


孙连城大概也会挨骂,以后光明区的建设工作,肯定全都撂到了孙连城肩上。

孙连城那小子可是有本事,张树立心里镇静了一下

李达康训人,能训一个小时不重样。顶嘴?没人顶得过,京州的干部口才都不错,还不是跟一把手练出来的。不光口才好,脾气也好,守着李达康,再臭的脾气也能给他整好,他张树立谁都不服,但就得服李达康,更服孙连城,他能让李达康镇定不少。要说挨训,京州大大小小的干部都喜欢和孙连城一块,有孙连城在,挨训时间不会太长。


这天下午,张树立就被叫到书记办公室去了。他脸上一僵,带着得体的微笑“李书记,您先坐啊,别急”。


“我急了吗?!啊?”


张树立心里大喊不妙,李达康今个心情似乎贼差。嗯的确是好不了,丁义珍出逃,他李达康面子也挂不住。天知道他会不会摘自己的乌纱帽。

“你们说,丁义珍的事跟你们有没有关系?啊?为什么不提醒我啊!”


再看孙连城,张树立顿时火冒三丈,那小子服服帖帖站在那里,低着头,用手拢了拢西装外套。


张树立一急,低下头想要和孙连城交换个眼色。头还没下去一半呢,李达康吼起来了,吓得他差点跳起来。


“张树立,纪委书记!”


张树立抬头望过去,暗暗咽着口水


“失职!”


“哎…李书记,我们也没想到啊……”


孙连城抬眼瞟了瞟李达康


从二维的角度来思考李达康显然是行不通的,虽然李达康明显就属于二维,这就很让人难以理解了。孙连城思考着

如果从三维角度来透视李达康呢?什么啊,李达康到底是什么维度

不不,那就是四维,可惜他孙连城也不是很懂,也就是说,李达康书记的训话,对于孙连城来说,完全没有任何意义对吗?哎,就是这样,李达康不应该存在于这个空间,尤其是他的训话。


对,这样就能够说得通了。孙连城忍不住抬眼看了看李达康


“你说呢?!孙区长”。


“哎?”孙连城没想到李达康会突然来这一出


“你听我说话了没有,孙连城!”


“我我我,我听了,听了”。


“左耳朵进右耳朵出了吧?”


“没有的事,李书记,我在思考自己的过失”。


孙连城的大脑飞速运转,背似的说了一大通


张树立的眼睛事雪亮的,他清清楚楚的看到孙连城飘忽的眼神,估计都要飘到外太空去了。孙连城整日思考,真是胸怀宇宙。现在也甭管是胸怀什么了,别拯救什么了。先拯救拯救他张树立吧,李达康是会吃人的啊。


“李书记,丁义珍的办公室和家里,没搜出什么,除了一抽屉不值钱各工程项目的的纪念表之外,没查出什么重要的赃款赃物”。张树立故作镇定地说着,心说这样李达康就挑不出毛病了。


“他为什么跑啊?”


张树立愣住了


“后台谁指使的?”


张树立看向孙连城,孙连城也不发呆了,一脸懵状看着李达康


“是有些蹊跷。”张树立咽了咽口水,“感觉有点醉翁之意啊……”孙连城也点头附和。


“行了,别说这烦心的事儿了!”李达康问起了投资商,张树立一边瞪着这不讲义气的孙连城,一边对答如流


“李书记,张书记,会不会有人故意陷害咱们啊……”孙连城总算开口了,张树立松了口气,他早就紧张得口干舌燥了


“不会,最高检的反贪局没有证据是不会轻易出手的”。李达康若有所思,低头研究着桌面的纹路


“李书记,要不……光明区信访办还有群众……”


“快走吧快走吧”


张树立愣住了,这么快,不是李达康的风格啊


“你愣着干嘛……走啊”。李达康抬头瞪了他一眼。


今天下班早,张树立喜滋滋的上市场,用手绢包了一大勺五香花生米,也不管手绢就五香起来


胸怀宇宙的人果然不一般哪,以后训话一定得扯上孙连城……这家花生果然好,这花生味挺足…… (孙连城:我做错了什么?)

【all李】京州干部的日常 (1)孙连城/赵东来 篇

大概是个很无语的梗吧,面对赵东来和李达康的关系,天知道孙连城会有啥反应。

嗯哼?也许算个小甜饼?甜味稍淡欢脱色彩较浓的那种

这里是一个萌新写手,写的不好别喷,靴靴啦(´▽`)

人物属于周梅森老师,脑洞属于阿银/ /

这里是人见人爱的银桑,记得眼熟(///▽///) 不懂政治,写时会慎重,略懂法律

这东西是分割线------------- ------哎喂

孙连城视角看东李

孙连城也不知道,他们这位市委书记是怎么了

从前开会,风风火火的来,坐下就讲,不,训人。最后众目睽睽之下,要拿起茶杯喝一口,然后二话不说就风风火火走人,谁都不搭理。

孙连城心说,我们京州市的干部,都是记仇的……

现在,他把杯子一撂,说,同志们,散会。用那双眼睛把所有人轮一遍之后,从包里掏出各种各样的文件和一支笔,在会议室一坐一下午。

还好京州这种党员干部会议,一周就一个,再多的话,会议室门口该排长队了

他今天下午,破天荒的在下了班之后去找李达康,汇报光明区建设工作的进展,一进门,嗬,这整日说自己没啥生活情趣的市委书记,抱着手机哭哭笑笑的。孙连城把脑袋使劲伸了伸,电视剧上的警察着实让孙连城有了什么不好的联想。

孙连城皱皱眉头,算了,豁出去了,没看见李书记看得正嗨吗?汇报?不存在的,改天吧。

轻手轻脚的往后退,正撞在一个人身上。孙连城回头一看,心说不好

京州市公安局长赵东来
这不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嘛……多尴尬。孙连城真想抽自己几巴掌,下班之后除了来汇报工作,赵局长估计还有事要干。下班了忙活,这不是京州干部的风格。当然,除了人尽皆知的赵东来有事要干。

“呃,东来局长”。

“孙区长啊”。

孙连城忍住尴尬,看着李达康那双会怼人的眼睛,把工作进展汇报了一通,临了抹了把鼻尖上的冷汗,其实赵东来跟李达康也挺配,现在这个赵局长抱着李达康手机,对着屏幕上电视剧里的市委书记傻笑个没完……

“李书记,我先走了”。

“嗯…孙连城啊,这才是咱们党员干部应有的状态”。

李达康今天没多说

不能够啊

孙连城暗自奇怪,又看看那边的赵东来
罢罢罢,就是你孙连城今个转运哪,栽在哪就爬起来吧。

出了市政府的大门,孙连城瞟了眼手表,今晚有彗星。心里一急,拦了辆出租车就走。

走之前没忘回头看一眼,一辆市政府的车飞快的开走了

哎,赵东来,改天去跟你小子拜把子,帮兄弟多来拖咱市委书记,另外,赵东来这种人,应该给贼刻薄爱怼人加班的领导人手一个。

在这无穷大的宇宙中,我们人类是多么渺小啊……孙连城舒服得闭上了眼,陷入沉思。

“哎哎,师傅,前边路口左转”